龙8国际娱乐

陈李济-84139-刘宇聪
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金属飞入胸 心肺穿7洞

2018-05-15 10:34 来源:大洋网
抢救医生向记者展示异物从心脏穿出的位置。
大洋网讯 18岁江西青年张宇(化名)在一家汽修厂工作,数日前,一场意外发生,一小块金属碎片高速进入了他的身体,开始了一场凶猛的“游走”。它先穿过胸腔,击穿左上肺叶后进入心脏,再从左心室后穿出,穿出心包进入左下肺。在这个飞速穿插的过程中,它穿过心脏和肺部,在心脏处打了两个洞,肺部处打下三个洞,最后留在了左下肺叶处。“一般人经受这么一次‘穿心破肺’很难活下来,这个年轻人能从死亡线上成功走回来,这一程并不容易。”昨日,回忆起两日前抢救张宇的惊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血管外科张晓慎主任医师表示。手术取出的金属异物
碎片飞速进入身体伤口仅1厘米张宇今年18岁,上个月刚来到广州增城一家汽修厂上班。事发时间是5月11日中午11时多,张宇正在厂内工作。在他站立的上方,放置了一块重物,被千斤顶顶着。因疑似螺丝松动,千斤顶突然滑落,重物失去平衡,砸向一处,作用力致使一些金属配件四处散开。其中一块不到一厘米长的金属碎片,飞速击中并进入到张宇的身体内。一开始,张宇虽然明显感受到身体内进入了异物,但是他并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最初他只是呼吸疼痛,身体难受,左胸处有一个一厘米左右的小伤口,轻微出血,其他身体部位并没有发现流血。随即,他被送到附近的医院诊治,经CT检测发现异物已在肺部“打洞”,并且还停留在肺部。下午4时多,张宇转到了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张宇转院过程中,医院迅速组建抢救团队,急诊科、重症监护科、麻醉科、手术室、胸外科和心脏血管外科医生紧急到位,实施抢救,人工肺随时待命。多科室抢救开胸腔查伤口在手术室内,医生正在准备麻醉药期间,张宇的生命体征开始迅速滑落,短短十分钟内,他的收缩压从80毫米汞柱急速下滑到40毫米汞柱,心脏随时可能停止跳动。医护人员在探查肺部查找“洞口”时,胸腔镜显示,心包处有洞口,而且冒出鲜红色的血。“这说明异物很可能已经穿破了心脏,这是可瞬间致命的伤口。”抢救团队立刻集中“火力”排查心脏是否有伤口。此时张宇命悬一线,“立刻打开胸腔,打开心包。”张晓慎下达指令。抢救团队果断采取了开胸腔打开心包的抢救措施,发现金属异物果真穿破了心脏。“打开心包的那一刹那,早已涨满了心包的血一喷而出,喷出30厘米高血柱。”张晓慎表示,如果晚一步,血流充满整个心包,张宇的生命很可能就保不住了。此时,挽救生命仍然以争分夺秒的方式博弈着,需要迅速找到心脏的出血口并且及时止血。然而,出血口十分“隐蔽”,抢救团队在翻转心脏后,最终在心脏侧面、背面发现了两处出血口。“紧接着要缝补心肌了,必须要十分谨慎。”参与抢救的医生回忆。一方面,心脏的肌肉十分脆弱,针的大小、力度的把握十分重要,另一方面,也需要熟练麻醉师的冷静配合,将心脏跳动的频率调整到一个比较缓慢的状态,让医生可以在跳动的心脏中一针一线将伤口缝合。时间就是生命,从决定开胸腔打开心包到排查出心脏两个“洞口”,最后成功缝合,张晓慎等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只用了十分钟时间,便成功将张宇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抢夺回来。顺利止住心脏出血后,抢救团队随后缝合了肺部三个洞口,并且顺利找出异物将其取出,金属异物的“游走”路线断裂的金属物体高速从左前胸射入,击穿左上肺叶后进入心包,从心尖后侧进入左心室后穿出,同时把冠状动脉左室后支末端切断,穿出心包后进入左下肺。医生:这一过程跨越重重险关如今,张宇已经转到普通病房,等待术后进一步的康复。手术后排查发现,这场金属异物的身体“游走”,是一场在不同身体器官“打洞”的过程,一共打了8个洞,分别是心脏两个,左上肺叶两个,左下肺叶一个,心包处两个洞口以及胸壁处一个。“我做了20多年的外科医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穿心破肺’后还活过来的案例。”张晓慎表示,打洞数量之多,在核心器官“穿心破肺”之惊险,最终成功保命,连医生也感叹,张宇这一段保命历程并不轻易,跨越了重重险关。这么多个洞口是怎么产生的呢?经过术后分析,“断裂的金属物体高速从左前胸射入,击穿左上肺叶后进入心包,从心尖后侧进入左心室后穿出,同时把冠状动脉左室后支末端切断,穿出心包后进入左下肺。”张晓慎介绍,这样的游走路径,造成了心脏两个破口,肺部三个破口,这5个破口是最危险的,一般身体素质不过硬的人很可能当场致命。而如果穿过心脏的位置再向上一厘米,打进左心室主体,也可能无法抢救过来。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梁超仪 通讯员张灿城
[ 编辑: 曾秀华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