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

陈李济-84139-刘宇聪
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技术主导 广州独角兽低调成长

2018-05-07 11:05 来源:大洋网
做未来交通出行的创新科技企业获得多轮融资 (广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拍摄)更多创新企业受到资本青睐 (广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拍摄)大洋网讯 今年以来,独角兽成为全国最火的热词。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有业界称为独角兽、科技创新界的春天来临。
如今,全球经济进入科技创新、技术创新的竞争阶段,数据显示我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已位列全球第二,这些蕴含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生物科技、科技金融等元素的“独角兽”正是触动城市科技与产业高速发展的重要基因与手段。去年12月,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入选榜单,其中评选出了广州本地7家独角兽企业以及20家未来独角兽企业。全媒体记者对部分广州独角兽企业采访过程中发现,它们都表现得相当“低调”,并且利用新“技术”说话。从本期开始,记者将带大家走近这些广州独角兽,揭开它们的面纱。广州:构建完整产业链催生“独角兽”“独角兽”概念是由Cowboy Ventures创始人Aileen Lee于2013年提出。根据定义,“独角兽”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创立时间不超过10年的初创企业。“超级独角兽”是估值在10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去年12月,由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发布了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入选榜单,其中包括广州汇量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找塑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酷旅旅行社有限公司、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广东利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名创优品股份有限公司7家独角兽企业以及20家未来独角兽企业。据了解,该榜单是去年9年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启动“寻找广州‘独角兽’”项目,通过电子商务、互联网教育、交通出行、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服务等19个领域进行征集及“挖掘”出来的。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主任王桂林坦言,“目前,广州的独角兽数量还比较少,但是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他表示,广州已努力为科技创新企业主要提供3个途径的“帮助”。首先是政策,广州目前对创业扶持的政策是走在全国前列;第二是平台打造,面向不同生命周期的创业企业,会有不同类型的平台支持,其中包括初期的孵化器、中期的加速器、再到园区,再到“挂板”股票交易;第三就是科技金融。2018年,广州将继续筛选“有得说、值得看、长得大”的优质高精尖企业,编制高精尖技术领域重点企业名录,同时建立“一对一”联系企业、贴身服务的工作机制,在土地、投资、人才引进、成果转化、对外合作等方面对入选的重点企业开展精准扶持。为确保创新企业在不同阶段都能得到金融产品的有效服务供给,广州将“在每一个细分行业都设立一支创投基金”列入全链条支撑体系,同时吸引国内外优秀投资机构在穗设立各类创投子基金,争取2018年内设立20支子基金、管理规模超过50亿元人民币。目前,以主导产业为引领,以龙头企业为带动已成为广州产业发展的新格局。王桂林坦言,根据我国其他城市的经验,国内目前众多高质量的创新企业都是“背靠”阿里系、腾讯系等。因此广州要培育独角兽、未来独角兽,首先要引入龙头企业,构建完整的产业链,从这两者当中“孵化”出独角兽。“广汽就是一个好例子,在这种大的汽车产业环境下,广州有了小鹏汽车、小马智行等。”今年广州还将筛选出一批高精尖技术领域科技型企业,争取年内使能够引领和支撑产业发展的创新龙头企业数量达到200家,并在其中催生一批“独角兽”企业。中国独角兽分布在16个行业目前,蚂蚁金服、滴滴出行、陆金所、美团大众点评、今日头条以及大疆被公认为我国的“超级独角兽”公司。根据去年9月德勤与投中信息联合发布的《中美独角兽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独角兽分布在16个大行业,位居前列的三大行业(即电子商务、金融、文化娱乐)的独角兽数量占了总数的46%。据德勤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全球共有252家非上市公司的估值大于10亿美元,估值累计总额达到8795亿美元。从地域分布来看,全球独角兽分布于22个国家,其中,美国和中国分别位居独角兽数量的首位和第二,全球占比分别为42.1%和38.9%,占据着绝对优势。位居第三名的是印度,全球占比仅有4%。人工智能、新零售等概念获加持全球进入了科技驱动的时代,可以预见的是未来30年,甚至50年,全球的各行各业靠科技推动发展,其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理网等技术被视为产业革新、发展的驱动力。根据全球大数据资讯机构CB Insights4月初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风险投资报告称,在美国市场,投资前五的领域,分别为互联网、医疗保健、移动与通讯、软件(非互联网与移动)和工业投资,其中,互联网以554项交易占据首位,且交易项目数量超过剩余4个领域交易数量之和。其中,在第一季度,美国的AI总投资金额超过19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人工智能就是一个底层的技术,它们能与众多传统产业结合,让其成为新的产业”,独角兽牧场加速器CEO冯建林在接受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如此说道。另外,近几年,在中国投资界中,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的风向是代表了业界未来的走向,因此它们领投的或者有份参与投资的创新企业都被业界看好。比如在今年3月,阿里巴巴就宣布将全面进军物联网(IoT)领域,IoT是阿里巴巴集团继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后新的主赛道。同时,BATJ还对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相关产业更是大举“砸钱”。4月初,据报道,商汤科技获得由阿里巴巴领衔的6亿美元投资,公司估值超过30亿美元。商汤科技是一家提供人脸识别、语音技术、人脸识别等的科技公司。据公开信息,广州本地互联网造车企业小鹏汽车于今年的2月,完成最新的B轮融资,融资金额22亿元人民币,领投的是阿里巴巴、富士康和IDG资本,跟投的有云峰基金、Apoletto和中金公司等都位列投资机构名单。小鹏汽车就是一家做未来交通出行的创新科技企业。成立于2014年的蔚来汽车在去年11月完成10亿美元的融资后,最新的估值达到了5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百度、高瓴资本和朴厚投资等。德勤中国创投及私募领军计划领导合伙人周锦昌表示,结合中国的现状,未来独角兽将集中在几个领域产生,如企业服务、医疗健康、汽车交通、消费升级、物联网等。其中新零售行业或将成为新的热点行业,人工智能必然会融入到各个行业之中,并且大有作为。广州独角兽以技术型为主导传统的互联网巨头和人工智能、高科技创新企业也会逐渐转型,寻求突破。广州的创新企业就是以技术型主导,不断增加技术储备,利用技术手段实现提升,吸引资金。去年被广州科创委纳入“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榜单”的“要出发周边游”,是一家广州总部设立于广州的在线旅游企业,它利用AI新技术的引入,让大量的酒店、门票等旅游行业订单可以做到自动处理,不需要人工干预,甚至可以做到“秒确认”。记者在采访众多科技创业团队了解到,目前,大部分科技型的初创业核心人员构成,一般是原大中型科技企业或是传统企业的技术高管+投资圈人士+互联网企业高层。据了解,“要出发周边游”其核心团队的CEO丁根芳、COO陆威出身于网易。从在2011年到2012年,“要出发周边游”获得创新工场的天使轮和A轮投资共160万美元,到2016年已完成了D轮5.5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众信旅游等投资机构。作为小鹏汽车的主要创始人何小鹏与夏珩,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行业经验及投资圈资源。其中,何小鹏更是IT界的“大咖”,他是UC优视的创始人,随后在阿里巴巴集团担任多项职务,而夏珩在汽车业界亦是一名技术“大咖”,他在创业前是广汽新能源系统开发的核心人物,另外,在其核心团队中,还有多名互联网业界的“大佬”,包括YY创始人李学凌以及前腾讯高管吴宵光等。CDR试点独角兽遇新机除了本身业界的技术突破及投资界的看好,我国科技创新领域更引来政策利好。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获得国务院同意。《若干意见》指出,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其中,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CDR(中国存托凭证)试点开展,对我国资本市场和科技创新领域意义重大。同时也引发了业界的思考,呼吁要理性对待“独角兽”回归。“根据目前政策规定,可以回归A股的,是已在海外上市的BATJ,它们已是‘老’的独角兽。而且相信证监会会制定相关制度进行把控。”德勤研究高级经理钟昀泰对此较为乐观。同时,他认为,被业界认可独角兽企业已经过多轮融资,当中不少是有国企资本及大型投资机构进入,风险反而较互联网初创公司低。有投资业人士对记者坦言,近年我国投资业出现了一些转变,尤其是国家和各地政府的资本进入,催生了大型的基金公司,这些大型基金公司的投资会相对稳健。思考:投资界渐趋理性细分一投资界资深人士认为,创新企业、创业团队能贴上“独角兽”的标签,说明其在行业中属于领头羊的位置,并获得更多的资本青睐。不过,部分资本亦需理性看待这个“标签”。回望过去5年,我国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众多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行业成为“风口”。例如2012年的团购、视频网站、手游平台,还有就是早几年的020、共享经济、自媒体、直播平台……再到今年初则是直播答题、短视频、新零售等。尽管有王思聪、周鸿祎、张一鸣等在国内互联网“大咖”为它们站台,直播答题也仅“走红”了两三个月时间,很快就被短视频平台这一“风口”取代。一位资深投资业人士坦言,在刚开始几年,我国投资界属于“野蛮生长”阶段,“钱一下就冒出来,稍微看到有项目就投,甚至是不熟悉的领域都跟风进入”,最终导致不仅钱赚不到,有的甚至“打水漂”。经过5年多时间沉淀,我国创新创业不断“升级”,国内投资界也是如此。有数年投资经验并曾任国内某投资机构资本联合创始人的冯建林对记者表示,我国投资行业经历过移动互联网爆发式发展后,已进入了新的阶段,目前整个投资界趋向理性和专业细分发展。所谓的专业化,就是投资人、投资机构会在其专业的领域进行投资。理性化的体现,在于对投资对象有多维度的考量,与全球同行“对标”,“毕竟在全球创新行业中,不会只有一家企业在做,因此机构会‘对标’考量”。实际上,投资是一个“接力棒”的过程,从天使投资到VC、PE,正式IPO,因此,企业的成长也是十分重要。即便是做到一定市场体量和规模,完成多轮融资的行业“领头羊”,但并非一路顺风能走向IPO。去年,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曝出资金断裂的消息,有的甚至是迟迟不能给用户退回押金,截至去年12月,根据公开数据,悟空单车、3Vbike等6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倒闭。今年4月4日,美团和摩拜签署全资收购协议,摩拜正式加入美团。钟昀泰表示,在投资界看来,独角兽属于金字塔顶端位置。但是它是动态概念,当中也会“脱队”的,在整个商业模式的生命周期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不同的波折和难题。不过,他认为,不同于移动互联网时期创业,一个PPT就能找到融资,如今已过了“野蛮生长”的阶段,讲求的是技术升级、转型。文/广报全媒体记者文静图@视觉中国(除署名外)
[ 编辑: 李健 ]
分享到: